刺激感官的約炮故事分享 – 初登場創作文

久違了妄想系少女來啦╰(*´︶`*)╯♡
這次發文決定來發個創作文,把我平常晚上睡不著想的色色故事跟大家分享哈哈哈。也因為是創作妄想,所以各種情境內容讓人覺得太扯的請不要見怪啊(*´Д`*)我也有在想說到底要用第一人稱還是第三人稱來寫啦,但是想說第一人稱我實在無法handle所以有興趣的大家就繼續看下去吧❤️

(忘了說,其實…我很不知道怎麼寫肉文,所以可能內容不會很肉耶就點到而已喔😂)


「我應該有說過…」蒼離潔只有幾公分的距離,在潔耳邊輕輕的吐息,淺聲的說「唱歌,要用丹田發聲吧」

蒼的手指從潔的喉嚨挑逗般的往下滑,最後停留在下腹的位置,手指在下腹若有似無的畫弄著小圈圈。

「蒼…太、太近了…」潔嬌羞的低下頭微微後退了幾步,也不是第一次這樣被蒼戲弄了,始終還是無法適應蒼這種輕薄的舉動。

「不能怪我啊」蒼看著潔露出了孩子氣的笑容,跟剛剛那種勾人魂魄的邪魅完全不一樣,「用說的你記不起來」

潔就是無法抗拒蒼這種對她總是游刃有餘的性格,不管是在舞台上的蒼、還是下了舞台當潔的小老師的蒼,都散發著一種獨有的光彩,輕易的就能抓牢潔的目光,這麼多年了,一如既往。

蒼在知道潔進唱片圈後,自告奮勇當她小老師的。雖然公司沒有明確的這種前輩帶後輩制度,但是看在蒼的高人氣以及兩人是舊識的份上,公司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而這間休息室是多出來撥給潔有個地方練習的,除了想讓潔早點進入狀況之外、也當成是潔一個小小的辦公室,條件就是每個月交出兩首歌的demo出來。

「你想寫什麼路線的歌?」蒼的手掌拂上潔的臉頰

「還沒有想法」潔的頭輕輕一撇,想要抗拒蒼有著厚繭的手,他的手很熱、總是讓潔每每在被觸碰的時候心也隨著微微顫抖。

「不喜歡?」蒼挑眉疑惑,「我在拍廣告的時候,那些model都要我盡量碰她們耶,你也太暴殄天物了吧」

一想到蒼見過的世面、碰過的女人之多,就讓潔心裡一悶,這種感覺很不舒服,畢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玩伴,可是在不知不覺間他已經長成一個自己所不熟悉的人了。

「我跟她們才不一樣咧」潔賭氣的說
「對啊你身材才沒那麼好」蒼打趣的笑著

「那是你沒看過好不好凱說我的身材…」受到質疑的潔連珠炮般的不能接受蒼這種嘲笑的語氣,卻突然被蒼打斷

「凱看過?」蒼收起笑容,神色一冷瞇著眼仔細打量著潔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種被打量的感覺好奇怪,就像全身都被看透了的感覺。

潔被蒼突然扯出的笑容愣住了

「不否認啊?那讓我看看鑑定一下吧?」
長手一撈,輕鬆的就把潔給拉進懷裡坐在腿上,小腿還很心機的禁錮著潔的腿。

「你、你走開啦」潔不斷扭動,想要逃離這個局面
「怎麼?他看了我不能看?該不會他還留了什麼不能給別人看的?」蒼的唇覆上潔的脖子,來回的舔舐,而一隻手將潔不斷推開的手固定在她身後、另一隻手靈活的解開一個一個的鈕扣

「嗚…不要這樣…不要看啦…不、不行…」潔漲紅的臉、細碎的哭腔不斷刺激著蒼的怒火

蒼解開完鈕扣,手扣住下巴將臉扳正逼她看自己,蒼精緻的臉在冷笑,映在潔恐懼的雙瞳。

「只給他看我怎麼知道你身材好不好?」蒼低下頭,「奶是還蠻大的啦,怎麼還穿這種幼稚內衣?不用隨時準備誘惑他?」

「他才沒有…」潔說到一半的話硬生生的被蒼打斷

「還是在他面前根本沒穿內衣?」蒼越想越氣、腦子裡腦補的尺度也越來越大。
「你太…過分了…」潔難以置信的看著蒼,「放我出去…」

蒼猛地把潔的內衣往上一拉,不禁被潔裸露出的雙峰吸引嘖了一聲,呼吸聲漸漸低沉。但是一想到這個美景被看過,下腹竄上來的火讓蒼吐出來的話是無比的尖酸。

「這麼粉…有啦有贏那些model的奶頭」蒼唯一的理智在看到潔純白的雙乳就消失了,他現在腦子裡都是潔在凱身下承歡的畫面,儘管潔的身體依然白皙沒留下任何痕跡,但這也只讓蒼冷冷的說「看來他也沒有上你很多次嘛」

潔難以置信的第一次望進蒼深邃的眼,等等,這句話什麼意思?

意思是蒼跟那些model…?
不對…他徹徹底底誤會了和凱的關係了。

潔虛弱一笑,現在只想哭。自己從小就偷偷的喜歡著蒼,一不小心都會被旁人看出來的程度,今天卻這樣被糟蹋了這層關係。

「幹嘛?我的技巧沒有他好?」蒼舔舔唇,往下進攻潔的乳頭,輕點、啃咬、吸吮。
「….啊…」潔克制不住自己發出的嬌嗔,方才憋著的氣讓整個臉又紅了幾分
「叫啊,用這裡發聲」蒼的手摩搓著潔的下腹

「我討厭你」潔低喃
這句話讓蒼瞬間停下所有動作,將潔推坐在地,自己冷冷的帶著怒火(與妒火)在椅子上居高臨下的看著潔衣衫不整受驚的樣子

「不是一直都喜歡我嗎?」蒼低聲的說

潔愣了愣,他知道啊…。她淡淡的笑了,所以…是覺得被她喜歡所以可以這樣恣意妄為嗎?

「小時候吧」潔不帶任何情緒說出這句殘忍的話

蒼用著複雜的眼神看著潔
「現在一點都沒有嗎?」說出這句話的蒼像個受傷的小孩

「謝謝你教我唱歌」潔靜靜的低頭整理好自己,不願直面回答這個問題

蒼笑了但又神色一凜「你跟他…什麼都沒有?」
身為男人的直覺,總覺得潔剛才的反應太生疏。

「什麼都沒有」


反正結論就是一個被嫉妒沖昏頭的小男生啦哈哈哈最喜歡妄想這種內容了。說真的我晚上不睡覺都在腦補這種東西耶哈哈哈哈哈(*´∇`*)想這種內容超療癒的啊有點虐虐又不會太虐der~
雖然平常想的內容可能就是再更下一步啦但是我真的不太知道怎麼表達好讓大家有感覺哈哈
那那那,定番囉(希望大家有看完上面的文啦哈哈)

蒼:誰說你可以這樣躺在床上等我的!要是有人偷闖進來怎麼辦!.°(ಗдಗ。)°.
潔:我看他們都這樣做的啊…(⁎⁍̴̆Ɛ⁍̴̆⁎)
蒼:誰?Σ(-᷅_-᷄๑)
潔:你電腦裡面的影片…
蒼:我教你就好不要給我亂看(● ˃̶͈̀ロ˂̶͈́)੭ꠥ⁾⁾


更多相關文章